和前男友在21.9月分了手,于是从22年2月份到现在11月份,已经断断续续约了十几个男人了……中间也有遇到过比较难忘的,但是说实话,现在很想收心了但是,发觉自己这大半年已经心变了很多,恋爱观也变了很多,不知道怎么用正常的节奏去和男孩子接触现在感觉都很难遇到一个crush了,现在就是对感情很迷茫的一个状态

六一那天和几个朋友去海南玩,晚上喝醉了,和一个朋友相互搀扶回酒店到房间后被推到。他很粗鲁很粗暴挣脱不开。事后这个男的倒头就睡,我洗了个澡之后删掉这个男的所有的联系方式回了学校。后来这个男生给我发过一次短信,一直在装傻强调自己断片儿了没做啥对不起你的事儿吧。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到现在都很痛苦觉得自己很...

离婚后我就不打算结婚了,但走出来慢慢发现还有X需求,怕染病不敢乱约,但是也不想结婚。去年在试婚网遇到一个男性很会撩,互换照片后觉得还行,就约在公园见面。刚见面就沦陷了,不好意思提出去开房,两人心照不宣找了个僻静处,聊了几句直奔主题。

我的渣是一阵一阵的,浑起来简直就是个婊子。不过我一般会维持自己的白莲花形象,毕竟我在大学还拿全套奖学金,外界除了我宿舍人知道我满嘴脏话以外,基本都觉得我是个仙女。第一次这么无耻地写这些,哈哈哈,真爽。我长得是那种很可爱的类型,但是我骨子里完全就是个抽烟喝酒的小贱人,也不知道上天为什么要给我这幅皮囊,我特别无奈,不论打扮...

男朋友是高中同学,高考后就在一起,所以大一的时候就和男友异地,两个人没在一起多久就异地了,两个人的城市离的很远,放假也不一定见面上大学后发现自己喜欢被温暖的感觉,受不了相思之苦,大概是之前被父母和男朋友保护的太好吧有个学长对我很关照,我喜欢被他照顾,他也知道我有一个高中异地的男朋友,但他依然对我很好。发生了实质关系以后...

想找大叔的小新了,我差点被小三了!(多金的大叔,基本已婚。剩下的油腻大叔应该不是你想要的…)大学第一次兼职,就被公司的经理从兼职名单里找到了我的号码。加了我~长相很年轻,看上去大学刚毕业不久,戴着眼镜?很斯文。可能是娃娃脸的缘故。是有被吸引的。中途聊天过程中会发现他的兴趣爱好和我大致相似。然后他问我是否住校~有没有考虑...

我们高一的时候,班上两个同乡的同学谈恋爱了,天天在教室亲嘴,后来传出来他们俩周末出去玩然后女的就给男的口了,男的还把这件事炫耀着给周围的人说,女的也跟室友炫耀了这件事,这件事情传的我们高中部(补充一下,我们学校比较大,我们年级就有16个班,一个班大概六七十个人)好多人都知道,后来因为女的嘴比较碎,说过很多人坏话,差点被...

我高三那年,学校有个高二的姑娘怀孕了~这个姑娘和我堂妹一个宿舍,听说她每次来大姨妈都很兴奋,我到现在都记得我堂妹给我们形容她怀孕前最后一次来大姨妈的情况~她揣着卫生巾,甩着一长条卫生纸,激动的喊着“我来大姨妈了”,然后冲进了厕所。堂妹说,当时宿舍人都觉得这姑娘有毛病。后来她再没吆喝过,自己来大姨妈,然后就听说她被家长接...

我已婚,和公司不远处南京大学城的一位小姐姐不伦之恋两年。现在已经结束。没人知道。姑且算是恋爱吧,有人也许会称之为“包养”,我不清楚二者的准确定义。或者说,我们是夹杂着情感的金钱关系吧。在她兼职的场合偶然遇到,她被一顾客刁难,我帮助解围。她满怀感激。傍晚的阳光斜照着她的刘海,带着一层迷人的光晕。恍惚间觉得回到...

1高校情侣操场“运动”跌破眼界最近,南京某高校上热搜了。惨的是,并不是因为学术研究、教学质量好,而是因为该校操场上的一些刺激场面被骂出了名!事情具体是这样的,新冠封校,大学中一些情侣忍耐不住寂寞,公然做出一些不雅行为,结果竟被人拍下视频传到了网上。夜色朦胧,空荡荡的操场观众席上,零星坐着几对小情侣。他们在座位上亲密地抱...

上大学的时候,和室友出去玩,坐公交车,车上人还是有点多。站了好久之后,最后一排有人下车,我就赶紧坐了过去。我坐在靠窗户旁边的位置,靠窗户的是一个上衣白衬衫,浅蓝色百皱裙的妹子,瘦瘦的挺可爱。车上人多,路程也长,我俩因为一个转弯碰到了她,我说了一声抱歉,于是我们两个就聊了起来。碰巧的我们还是一个大学的,我是环境,她是工商...

在试婚网找了一个对象,有一次让她负距离戴着情趣玩具下楼出小区取快递,还是最大档。回到家内裤全湿,狠狠do了一次,太刺激了。她是我XSH最和谐的女生。可惜后来分手了。怀念。

看到很荤,突发奇想要记录一下我的大学生涯。。。本科阶段在学院里担任了一个比较重要的学生岗位,接触到的同学比较多,所以在别人看来我的人缘比较好,也比较正直,实际上就是天天都想着doi,还想着把经历写成一本日记。。。。。不知道其他男生有没有这种想法。A女,艺术生,个子比较矮小。我高三的时候她在我们班复读,真正有印象大概是从...

这是发生在我的高中时代的真实事件,我高一阶段的班主任与我那时段的女同学谈起了恋爱。班主任是个年近四十岁的已婚男士,家在外地,儿女双全,他是教语文的。确实有点才气,个头不高,还有点习惯性驼背,在我看来和英俊潇洒全不沾边的中年男人,竟让班上一位女同学心仪已久。分班之前我就知道一点点,学生出于对老师的崇拜,我认为也很正常,谁...

那是一个夏天女友应闺蜜要求去玩去的时候女友闺蜜和男朋友已经做好饭了几个凉菜我吃那个拌黄瓜的时候总感觉味道怪怪的有点“那个”味道看到女友闺蜜的男友—脸坏笑,更怀疑了我和女朋友说了,她说我太黑暗了但是我还是感觉有她闺蜜的“那个”味道因为我尝过,绝对错不了

返回顶部